驾云者栖息地

某T的节操存放地

【礼猿】Somnus

宗像礼司在一片罂粟田中找到了伏见。他们头顶的碧空被过滤了一切杂絮,瑰丽得像是童话里的景色。难得的穿着简单的便服,少年白色的衬衫在无尽而妖娆的红色里显得额外明显。伏见闭着眼,仿佛是被这太过耀眼的色彩灼伤了一般倒在这漫山遍野的绚烂中,脸上跳跃着斑驳的光点,睫毛上还沾着花瓣上滴落的露珠。


罂粟的香味浓郁得几近实质,宗像直直地矗立在花田中,难得的被冲击得带了几丝眩晕。朦胧间他看见伏见走到了他的面前,漂亮的黑发被阳光染成了绮丽的金色。少年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自己却无法分辨他在说什么,听觉在此刻跟逐渐暗下的视觉一起失灵,意识的最后一秒定格在伏见吃惊中带了一丝好笑的表情上。


宗像醒来时发现...

【美猿】决裂之后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伏见被昔日的友人拽着衣领拖入阴暗的巷子,后背被狠狠贯在粗糙的墙面上。面前的人湿热的喘息中带着浓重的酒气,酒精上头带来的潮红将他眼神中那一份伏见从未见过的疯狂和痛苦染得额外鲜明。

“美咲你怎——”一句话刚开头就被堵上,伏见用着可以说是惊恐的神情看着眼前毫无章法地啃咬着自己嘴唇的人。柔软的唇瓣被狠狠咬破,鲜血涌出又迅速地被那个在他唇上肆虐的人舔去。伏见瞪着那个仿佛失去了理智的人,那往日里总是带着满满阳光的棕眸里现在只剩狂躁。黑发少年咬紧牙关伸手扯住八田的橘发,但突如其来的疼痛带给那人的不是清醒而是更加严重的施虐欲。

八田向后退了一步,伏见好不容易挣脱后手下意识地抚上腰间的佩...

©驾云者栖息地 | Powered by LOFTER